公司新闻

行业动态

消失的川味名饮重庆“天府可乐”兴衰录

发布时间:2022-07-07 06:17:56 来源:雷泽竞猜 作者:雷泽竞猜平台

  之所以说“川味”,一是其名含有“天府之国”的意思,二是其研产单位是四川省中药研究所和重庆饮料厂,三是其主要原料用到了川产白芍。

  碳酸饮料俗称汽水,当前主要分为果汁型、果味型、可乐型、其他型等类。八十年代以前,重庆没有可乐型汽水,只有其余几种,最早的汽水生产始于三十年代。

  1933年,一个马姓英国商人在重庆太平门开办第一家专业汽水厂——美华汽水厂,生产柠檬汽水和沙示汽水,统称“荷兰水”,是为重庆汽水之鼻祖。山城夏季炎热,汽水一出现立刻受到市场欢迎。几年后,该厂转由刘茂宜和陈荣波经营。

  抗战期间,专业汽水厂陆续开办,如新华汽水厂、北极冷气厂、中国汽水厂、幸福冰厂等,生产橘子水、果子露、广柑汁等品种。此外还有兼营汽水饮料的冷制品厂,像渝孚冰厂、新冰厂、新新冰厂、大华冰厂、巴山冰厂等,在生产冰砖、冰糕的同时,兼制少量饮品。

  五十年代初,渝孚、美华、幸福、北极合并为重庆市中区冷气厂,新新、巴山、大华、新华汽水厂合并为重庆市冷气厂。六十年代中期,两家冷气厂合并为重庆冰厂,隶属重庆市二商业局饮食服务公司,下辖制冰车间、冰糕车间、汽水车间、机修车间、门市部等。

  重庆冰厂的汽水车间初设纯阳洞,后迁石坪桥,产品在原基础上增加了菠萝、桑葚等果味汽水和饴糖制品,汽水品牌由“美华”改为“青鸟”。1977年5月,石坪桥汽水车间从冰厂独立出来,成立重庆饮料厂,并于四年后研发出第一款可乐型饮料,这便是后来叱咤风云的天府可乐。

  七十年代末,重庆饮料市场逐渐活跃,需求日益增加,生产者也不断增多。由于既有产品同质化高,品类相对单一,开发新品、占得先机便成了各厂的首要工作。

  1978年8月,李培全任重饮厂厂长,他率队考察市场,研制新产品,不久便生产出小有斩获的巧克力香槟,不过光有汽酒、香槟远远不够,他们还要造可乐。当时可口可乐再入中国市场,尽管初期只能在涉外商店、宾馆面向外国消费者销售,但其迅猛势头和背后目的显而易见。

  原来,七十年代中前期,中药材白芍年年高产,积压较多。到七十年代末,浙江、安徽、四川、山东、贵州等产地都囤积了大量白芍,急需销库存。高层亲作指示:“开展白芍综合利用,大有可为。”

  中国药材公司随即组织重庆、广州、杭州、上海等地的中药研究部门,先后在渝、杭召开白芍综合利用专题会,提出从饮料入手,探索白芍新用途的要求。于是,肩负研究课题的四川省中药研究所和亟待造中国可乐的重饮厂一拍即合。

  1981年4月,两家单位在重庆市科委的主持下结成研产联合体,启动以白芍为主料,加其他中药和辅料,制造类似可乐的保健饮料方案。1981年12月方案成型,取名天府可乐,并请“周猴子”题字(以画猴出名的书画家周伯溪),在经反复鉴定后投入批量试产试销。

  最初的反馈并不理想,部分人对天府可乐的特殊风味一时难以接受。这样情况属意料之中,毕竟啤酒最开始也被人比作潲水、马尿。市场对新产品有个适应过程,当时的可口可乐只是在特定圈层流行,大众市场几无参照,与它风味相似的天府可乐更是一款中西结合的饮料。

  最终经过多方努力,市场接受了天府可乐,并在较短时间内获得广泛认可,从而一举成名。

  入市短短几年,天府可乐便成为市场焦点和明星产品。多次获得委、部、省、市奖牌,被冠以“一代名饮”的美誉,1984年首登国宴餐桌并于次年被定为国宴和外事活动饮料。

  1985年重饮厂升格为重庆天府可乐饮料工业公司,两年后其可乐型汽水产量就占到全国四分之一,产值位列全国八大饮料厂第二位,三年后又成立中国天府可乐集团公司,出口20多个国家和地区,堪称为国产汽水巨头。

  天府可乐既有国际口感,又有中药保健功能,1982年4月美国《华侨日报》的话足以说明这种差异化优势:“这种饮料经过1.8万个外国游客品尝鉴定,被认定既象可口可乐,又具有中国特色,它在中国会供不应求。”后来的发展也印证了这条信息。

  但当时中国药材公司组织各地研发的产品并非只有天府可乐一家,尚有上海的上海可乐、广州的健康乐、杭州的西湖可乐和冠芳汽水、天津的金芍香槟酒等品种,为什么天府可乐能一枝独秀?

  关键在产销网点建设,即“渠道连横”。早在1982年,重饮厂就在省内试点办分厂,与米易、南充两地共建共营,成效显著,次年又在涪陵、自贡、绵阳、泸县、广汉等地新建了十三家省内分厂。1984年面向全国布局,并将触角延伸至海外。

  此后网点数飞速增长,到1988年巅峰时期,重饮厂在27个省市自治区组建了102家饮料生产的合作企业及科研机构、机械制造、原料基地等6家合作单位,形成一个拥有108个成员的研产销网络,正是这张大网托起了天府可乐的空前规模。

  渠道建设的同时,技术、设备、品种上的创新也在同步开展。1984、1986两年,重饮厂先后从欧洲引进易拉罐生产线,布设于渝穗两厂,进一步提效降费。在天府可乐的带领下,青鸟汽水、巧克力香槟、天府柠檬汁等一系列新品被推向市场,组成强有力的产品集群。

  八十年代后期到九十年代初,国产饮料形势转瞬急下,包括天府可乐在内的八大饮料厂中的七家,先后被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收入囊中。1994年,天府“嫁给”百事,成立重庆百事天府饮料有限公司。合资后的天府可乐产量逐年猛减,最终被雪藏,消失于公众视野。

  实际上,在天府可乐鼎盛时期,表面风光无限,背后却暗流涌动。1986年,公司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就提到许多经营困局。比如有的地方部门认为中药白芍加入饮料,违反了相关规定,造成80万瓶天府可乐被退货、销毁。另外像资金、管理、人员等多个环节存在的诸多束缚和不科学,让企业负债累累,不堪重负。

  同时,对手的打法也让天府可乐无所适从,完全不属于同一个系统的运作理念和机制,让国产饮料毫无招架之功。进入九十年代,“外来和尚好念经”的现象更加明显,内忧外患之下,天府可乐不得不“明知前有坑,偏向坑中跳”。

  几年前,天府可乐曾高调复出,但反响未达预期,诸多问题急需解决。从根本上看,还应在审视大势和明确方向上下功夫。真心祝愿天府可乐能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