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行业动态

播客战场厮杀激烈“汽水儿”App闯入新世界

发布时间:2022-07-07 06:23:36 来源:雷泽竞猜 作者:雷泽竞猜平台

  北京三元桥的第三置业大楼的一间办公室里,播客产品“汽水儿”的创始人王磊问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在国内播客热持续一年后,“汽水儿App”于2021年4月正式上线。“汽水儿”现在有一个10余人的团队,成员皆来自于一线月,王磊就拿到了青山资本的数百万投资,追光资本担任其独家财务顾问。

  2021年是资本对音频热切关注的一年。喜马拉雅在多次被传上市后,终于递交赴美上市申请;荔枝播客App在上线个月后推出直播功能,并登录车载端,成为中国首个车载播客直播平台;TME(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宣布收购“懒人听书”,并于近期将其与酷我畅听合并为“懒人畅听”......

  长音频市场进入大平台洗牌期,而王磊选择了从“0”开始。他想做的事情很简单,也很有挑战——将“汽水儿”打造为“耳朵里的B站”。汽水儿,年轻人的快乐陪伴

  和“小宇宙”品牌名的“幸福四选一”不同,“汽水儿”的名字是王磊的一位朋友“无意间”推荐给他的。王磊听到后觉得很清爽,公司名称“噗呲科技”也由此灵感诞生。

  喝汽水往往带给年轻人轻松快乐,而“年轻、快乐、陪伴”正是王磊希望“汽水儿”传递的三个关键词。打开“汽水儿”App,和开屏幕画面一起出现的是开启易拉罐时二氧化碳从瓶身涌出的“噗呲”声,“我们想做的事情一直和声音有关”。

  “汽水儿”想要通过声音解决年轻人的两个需求:一是内容需求,二是陪伴需求。

  在创立“汽水儿”时,B站的经验对王磊有着重要影响。B站曾因储备大量干货视频被称为是一个“学习网站”。在B站社区,Up主们的视频创作不仅有趣,而且信息密度大,不空谈鸡汤,也不教做人。想要为用户提供相同性质的、更符合音频语言的优质内容,播客是最适合的一个切入点。

  尽管音频是平台承载内容的形态,但对于没有收听音频习惯的用户,打开App首先接收到的是视觉信息。因此,“汽水儿”App的界面设计是按照用户的内容消费习惯,而不仅局限于音频。

  “汽水儿”发现页是一个“大图小字”的界面,通过“好看”的页面为新用户带来逛商店时浏览橱窗的快感。当用户对“店内商品”产生兴趣、建立信任基础后,就会进一步筛选内容,深入体验。汽水儿App发现页

  发现页的推荐内容也打破了时间轴的模式,按照不同话题的分类推荐。王磊透露,话题名称是由团队一群追求有趣的年轻人不断脑暴而来:“听古典的人不听鼓点”展现出古典音乐爱好者的“高傲”;“永远问你的需求,但是永远满足不了”是对产品经理的碎碎念;“cat+s=cast”则巧妙用梗笼络爱猫人士......

  除了好的内容,音频平台也不限于“单纯听”的阶段。刺猬公社在一文中提到,“一起看”“一起听”等功能成为了各大影音平台开辟社交功能的利器,在兴趣认同的基础上为用户的情感需求提供了机会。

  “汽水儿”也希望能给年轻人更好的互动和陪伴。王磊认为,陪伴和交流这两个概念常常被混淆,交流可能很重,而陪伴可能很轻。

  “现在大家(平台)做的陪伴都很重,比如满足情感需求的语音直播,和小哥哥或小姐姐们聊天。年轻人很孤独,但很多时候他们并不需要那么重的陪伴,只是需要有人说说话、一起听的氛围感,大家彼此互不打扰。”

  “汽水儿”的陪伴更在于实时的互动性。App中有一个“插嘴”功能,试想一下小时候亲朋好友围坐一桌吃饭的场景,大家热热闹闹,每个人都可以插嘴说上几句。王磊和团队想营造这样的氛围——你知道有一群人在和你一起听,如果有说话就随时去聊一聊。

  “其实平台不需要塞满太多功能,我们要做的是将听众的‘孤独感’理解到位,进而从这一点上去强化它的互动性。”王磊说。汽水儿App“插嘴”功能走出“宇宙”,开瓶“汽水儿”

  2020年3月,播客App“小宇宙”的横空出世在国内普及了“播客”这一概念,王磊正是小宇宙的创始人之一。

  2011年左右,王磊刚上大学。正值乔布斯的苹果打入中国市场,受到国内年轻人的喜爱和关注。作为早期“果粉”,王磊也因此开始收听Podcast,并接触到不少精品中文播客内容。他的播客启蒙是李如一的《IT 公论》以及IPN播客网络旗下的系列节目。

  当时,播客的内容质量和早期的知乎内容不相上下,内容基调给人的印象非常精英主义和知识分子。“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它到底意味着什么,只是会惊讶于居然有这么好的内容,讲得特别有意思。”王磊回忆。

  在做“小宇宙”时,除了对播客热爱,王磊和当时的团队在经过市场调研后,觉得在国内做播客是个机会。在互联网空间已经被大量挤占的时代,发现一片纯蓝海的区域实在太难得,而播客正是一个“没有竞争对手、下场即为第一”的垂直赛道。

  王磊说,他作为一名创业者,相信一件事从无到有的过程,而不是背靠大树乘凉。

  5月初,“保险科技第一股”水滴公司上市,王磊曾经是水滴早期团队的一员。“我见证过一个产品从小到大,直到成为‘第一’的过程,所以我觉得如果判断出市场中有机会,那就值得尝试,如果不行就再试第二次、第三次。我本身也是特别有韧性的一个人。”

  “小宇宙”是王磊在“汽水儿”之前的一次实验,依照大部分创业者的经验,在“外部创业之前先内部验收”往往更加稳妥。

  在看准机会和疫情的意外助力下,“小宇宙”的适时出现为国内播客爱好者提供了一处栖息地,名噪一时。但王磊还是选择了离开,他解释说,自己看到一些“更根本的需求”——“播客”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并不是一个适合传播的概念,有播客收听习惯、或者说消费播客的人其实很有限,很多人之所以愿意去听播客,并不是对播客有需求,而是需要音频中的好内容。

  在过去一年中,播客行业内也有一个变化趋势:从纠结“播客到底是什么”,到头部从业者逐渐拓展播客的内涵、尝试新的内容形式。

  “虽然市面上已经有很多音频平台,但你最先看到的可能是相声评书,怎么谈恋爱,健康养生十讲......并不是说这种内容不好,但大部分年轻人很难对这类内容产生兴趣;而另外一些符合年轻人审美的音频内容,多数分散在、网易云音乐、微信公众号等平台。”

  在王磊看来,年轻人还需要一个他们自己的感兴趣的音频内容平台。这位看似“普通”的年轻人轻声慢语,却又十分坚定,“汽水儿想做的是音频界的B站。”打破“无聊内卷”,解决“听”场景需求

  随着音频、特别是播客市场兴起,来自行业内外的各路玩家都有新动作,音频平台和互联网大厂陆续推出了皮艇、荔枝播客、百度乐播等独立播客App。

  部分产品的推出或改版被诟病为“像素级抄袭”小宇宙,但“汽水儿”却没有太多“小宇宙”的影子。王磊解释,产品的显著区别并非是为了刻意避免“复制”,而是从解决需求出发的结果。

  “我目前看到的玩家,绝大多数都只是觉得市场热闹起来,希望站住脚不掉队,但是这个市场到底背后是什么?为什么会兴起?未来有什么发展?很多关键问题,我在这些产品中并没有看到答案。”除了播客App,音频产品的模仿秀在今年仍在上演,美国的一款音频社交软件Clubhouse在国内爆红后,数十款类似的语音社交产品如同雨后春笋般迅速冒出,但又在几个月后渐渐销声匿迹。图片来源:

  在王磊看来,这些产品已经陷入了“无聊的内卷”,但现在的互联网已经过了拼速度、拼执行的阶段。“如果有一家新的公司被筛选出来,一定是解决了行业层面上的一些关键问题。”

  不同于音频行业将收听场景划分为客厅、车载、移动场景,王磊的对“听场景”的理解是“能看和不能看”,这也回到满足年轻人需要感兴趣的内容和孤独时的陪伴两个需求。

  在听的核心场景下,“不可看”时所有的音频平台竞争本质上是内容竞争,而“汽水儿”要在此基础上为“可看”提供服务体验。例如,在睡前或休息,眼睛还可以‘分心’去看时,一起“插嘴”就是“汽水儿”区别于其他平台的差异化服务。

  “对于喜马拉雅这种量级的音频平台,用户可能已经苦于被内容‘填满’了。但对于20、30岁的年轻人来说,比起100条推荐中有10条吸引他的内容,10条推荐中8条内容的社区反而会让他感到更‘丰富’。”

  王磊介绍,“汽水儿”发现页的算法逻辑是按照互动更多、符合年轻调性的内容进行推送。这是他理解中年轻社区的“好的算法”。

  尽管喜马拉雅已经有超过2亿的月活,有关注内容产业的投资人告诉刺猬公社,增长仍是音频平台亟需解决的问题。

  王磊也认为现在还没有一家足够称之为“平台”的平台,“大家都应该坐下来好好想一想,怎么把这个市场向外扩大,怎么让更多年轻人找到感兴趣的音频内容,不要在彼此的竞争中反复消费创作者的流量。”

  “汽水儿”的“增长”才刚刚起步,王磊希望它在“长大”后,是一个当年轻人有任何“听”的需求,第一时间想到的平台,也希望每个人都能在“汽水儿”随时找到“一起听”的同伴。

  刺猬公社是聚焦内容产业的垂直资讯平台,关注领域包括互联网资讯、社交、长视频、短视频、音频、影视文娱、内容创业、二次元等。